虽然也经常有人介绍对象,但冬梅总找不到感觉,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一直迟迟未降临。2013年初,冬梅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在珍爱网注册了会员,希望能在这个目标明确的网络空间遇到自己的另一半。3月的一天,一个网名为“独家记忆”的男性主动和冬梅打招呼,冬梅礼貌性地回复对方。随着话题的深入,冬梅得知这个男士和自己年龄相仿,是个“官三代”,已经拥有自己的公司,在泉州开发房地产,因一心扑在事业上,无暇谈女朋友,至今未婚。

边看对方的描述,冬梅边点击“独家记忆”的个人资料——高大上的会所、国外的美景、列级名庄红酒、游艇上的欢乐时光……一张张照片印证着对方“官三代”的属性。冬梅心里有些激动,一下子增加了与对方聊天的兴趣。在漫谈中,“独家记忆”表示对冬梅的感觉也很好,这让冬梅开心不已。接下来几天,冬梅和这位男子在QQ上频繁热聊,无所不谈,俨然是一见如故的亲密朋友。更让冬梅心花怒放的是,“独家记忆”要从泉州专程来厦门看她,冬梅更加兴奋了。

男子落座后,与冬梅彬彬有礼地打招呼,并介绍自己叫廖滨,身边的美女是他的亲妹妹颖儿。冬梅打量着眼前这个中等身材的男子,虽然人长得不是很帅气,但一身名牌衣服和价格不菲的手提包让人眼前发亮,举手投足间成功人士的气韵十足。满身珠光宝气的颖儿也介绍:“我老公在美国做生意,我一人在国内,不用上班,时间一大把。我哥就不一样了,开发房地产全国各地跑,忙得不可开交,连谈女朋友的时间都没有。”颖儿悄悄告诉冬梅,哥哥廖滨对她的印象很好,今天约会她是专程来帮哥哥把关的。颖儿的直言快语说得冬梅内心暖流滚滚。聊天中廖滨不时为自己倒水、递纸巾的绅士风度让冬梅对面前这位沉稳大方的男人好感指数直线上升,冬梅心想这个男人就是自己要找的意中人了!

朋友们的艳羡和祝福给足了冬梅面子,更加坚定了她嫁给廖滨的信心。廖滨没时间来厦门的时候,她会坐动车去泉州看望廖滨,很快两人就住在了一起。更让冬梅感到信任的是,她未来的小姑子颖儿来厦门的一段时间也住进了她的宿舍,两人无话不谈,在交流中她获得了廖滨更多成功的讯息,让她更加仰望自己未来的老公,更热切期盼幸福婚姻的到来。

果然,几天后,廖滨开着一辆崭新的兰博基尼来到厦门,带冬梅来到岛内一处新开盘的小区预定婚房。路上,冬梅问廖滨怎么又换了豪车,廖滨笑而不语,冬梅心领神会,这些都是未婚夫事业顺风顺水的表现。廖滨带冬梅来看的婚房小区处在厦门的黄金地段,周边生活设施齐备,小区房子结构和景观设计都充满了现代气息,憧憬着美好婚姻的冬梅对此十分满意。很快,廖滨就用冬梅的名字预定了一套大面积的房子,廖滨告诉冬梅,就等着交房吧,装修好了就可当做洞房了。

过了几天,廖滨在和冬梅吃饭时说:“近期开发新楼盘投入很大,有些不灵,你能否帮些小忙,等拿到房子的预售许可证,千万级的资金就会回流,暂时的困难都会迎刃而解。”沐浴在爱情暖阳下的冬梅不假思索,当即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廖滨:“这是一张20万元额度的信用卡,你先应应急。”廖滨很自然地收下了信用卡,并无客气和谢意,在冬梅看来,两人已经是一家人了,准老公有困难,自己帮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没过几天,廖滨又对冬梅说,房产项目要加快推进,需要给领导送礼,还差几万块钱。冬梅感同身受,拿出自己的一张储蓄卡交给廖滨:“这张是我的工资卡,里面还有6万元,你先取出来用。”随后,她又把卡的密码写给了廖滨。廖滨说:“你这张卡干脆放我这边好了,接下来有钱入账都进你这张卡。”冬梅没有异议,并把招商银行、工商银行和民生银行的几张信用卡也拿给了廖滨,让他刷卡套现以解燃眉之急。

十几天后,出差回来的廖滨告诉冬梅,他们的婚房大部分钱他已经交了,但是还有80万元的缺口,如果尽早交了今年就可以搬进去住。冬梅想想,这毕竟是两个人共同的事情,必须一同面对,她答应了廖滨的请求,决定去筹集这笔钱款。就这样,冬梅向亲朋好友和公司借款,东拼西凑了80万元之后交给了廖滨。晚上,外出考察的颖儿也来到冬梅的宿舍,她高兴地告诉冬梅:“我哥哥在省外的另一个项目也要开工了,今年的收益会很好,等到年底公司业绩暴涨,他会给你好好办一场终生难忘的婚礼!”听着颖儿的话,冬梅高兴地眼泪差点滚下来。

冬梅有个高中同学叫苏雯,两人亲如手足,后来苏雯嫁到了省外,但两人一直保持热线年夏天,冬梅告诉苏雯,自己要结婚了,男朋友廖滨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最近要办理房地产预售许可证还差20多万元,希望老同学能雪中送炭。苏雯很高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成人之美的事情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当晚,苏雯接到廖滨的电话,说明了借钱的想法,出于对冬梅的信任,苏雯将22万元打入了冬梅在廖滨手上的银行卡。

之后,苏雯对廖滨房地产的进展很关心,多次电话交谈。在谈话中,廖滨透露他与福建省委某领导关系很好,苏雯听冬梅介绍过廖滨“官三代”的身世,所以深信不疑。苏雯想到了自己的另一个姐妹李倩的丈夫正在服刑,她一直想为其办理监外执行。当她把这一事情告诉廖滨后,廖滨很爽快地答应了:“小事一桩,这个事情包在我身上好了!”在苏雯的牵线下,廖滨让李倩向冬梅的那张卡汇入5万元。过了一段时间,李倩催问廖滨所托事情进展,廖滨称还需要3万元,为此李倩又向其支付了3万元。

几天后,冬梅来到泉州,根据廖滨安排去一家中介公司办理宝马车的过户手续,廖滨叮嘱她,到了现场就说自己是他的表姐,冬梅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在现场办理手续时,冬梅亮明了“廖滨表姐”的身份,售车经理惊讶地问道:“廖滨?他不是叫廖益群?”“怎么可能?”冬梅同样惊讶地回应道。“你自己看,明明是廖益群嘛!”售车经理打开一份资料,把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和签名拿给冬梅。凝视着眼前这张熟悉得深入脑髓的身份证照片,冬梅的大脑瞬间短路了,握着的笔从手中滑到了地上……

冬梅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赶回厦门后她立即通过私人渠道了解廖益群的全面信息,结果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这个名叫廖益群的男人,来自福建农村,无正当职业,曾经因诈骗罪于2008年被判刑3年。更让冬梅无法接受的是,廖益群已经结婚,自称妹妹的颖儿就是他的妻子,真名为徐顺娟,两人已经育有一子,由其父母在老家抚养。她跑到预定婚房的小区,得知心仪已久的房子在中介手中,跟她没有丝毫关系……

当冬梅坐着廖益群驾驶的兰博基尼在海边兜风时,她怎会知道这辆豪车也是廖益群用同样手法从另一个女孩手中骗来的?他出入高消费场所动辄上万的刷单,用的都是经过花言巧语从别人手中骗来的信用卡。他频繁更换的豪车都是从车行租来的,冬梅借来购买婚房的80万元被他转手付给宁波的一家车行,买下了一部保时捷。廖益群连从头到脚的奢侈品也都是骗来的,他通过微信结识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先付小额订金让他们代购名牌,收货后以假货为由拒付尾款。此举屡试不爽,廖益群以很少的钱换来了大量名衣名包,涉世未深的留学生们只能自认倒霉。

为了满足夫妻二人穷奢极欲的生活,廖益群在与冬梅交往的同时还与一位名叫丛惠的女孩谈婚论嫁,演绎着同出一辙的剧情,从其手中骗取钱财37万元。而在这一系列犯罪过程中,徐顺娟夫唱妇随,助纣为虐,上演了一出精心编排的双簧剧。居住在冬梅宿舍的那段时间,徐顺娟每晚都会出去,她告诉冬梅自己厦门朋友很多应酬不完,其实是又干起了老本行——去夜总会陪酒。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2015年10月,厦门中院对廖益群和徐顺娟诈骗案作出终审判决,二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钱款,其中廖益群诈骗金额为171.6万余元,徐顺娟诈骗金额为115.6万余元,均属数额特别巨大,已构成诈骗罪。在共同犯罪中,廖益群是主犯,徐顺娟是从犯,廖益群刑满释放5年内再犯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最终,厦门中院驳回二人上诉,维持一审判决,廖益群和徐顺娟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零九个月和七年。

廖益群和徐顺娟虽然得到了法律的应有惩罚,但是他们的犯罪行为给冬梅及其他被害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痛苦。案发前,廖益群涉案的171万多元或冬梅以个人名义借贷,或透支自己的银行信用卡,这笔沉重的债务负担无法避免地将由她来承担。一度对女儿引以为豪并寄予厚望的母亲在冬梅经历不幸遭遇后,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承受了极大的精神折磨,最终含恨自杀身亡!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